藤县黄一本堂,黄香文化研究会

久病床前有孝子 十载侍母见孝心---记黄子光宗亲的孝母事迹

2015-7-22 10:43| 发布者: admin| 查看: 568| 评论: 0|原作者: 藤县黄香文化研究会办公室|来自: 《黄香文化》3期

摘要: 慈母养育恩如山 孝子瞻养报母恩 黄子光宗亲,1933年中秋之夜出生于香港长洲岛。在日寇入侵时,全家逃回藤县太平老家避难。日本投降后,家人重返香港谋生,由于种种原因,当时年仅12岁的黄子光宗亲只好和母亲吴淑卿留 ...

慈母养育恩如山  孝子瞻养报母恩

黄子光宗亲,1933年中秋之夜出生于香港长洲岛。在日寇入侵时,全家逃回藤县太平老家避难。日本投降后,家人重返香港谋生,由于种种原因,当时年仅12岁的黄子光宗亲只好和母亲吴淑卿留守于太平老家,从此母子相依为命过日子。当时生活十分困难,靠他母亲打零工、做点小买卖挣钱度日,含辛茹苦,把子光抚养成人,还借谷借钱送子光入学读书。每当想起当年艰难困苦的情境以及母亲抚育他的辛劳,都会潜然泪下。他常对自已说,母亲对我恩重如山,我一定要好好报答母亲的养育之恩。子光参加工作后,一直把母亲留在身边,悉心照料,让她安享晚年,过着无忧无虑的幸福生活。

 

起居饮食侍慈母  十载侍奉尽孝心

1994年黄子光宗亲的母亲吴淑卿不幸跌跤,折断了腿头股骨,痛苦难堪。黄子光宗亲为此也心急如焚,到处寻医问药,在这年事已高的老人身上动手术是非常危险的。最后经县医院一段时间的治疗,终于在82岁的老人身上植入钢板接驳手术。虽然获得成功,但是老人已经不能行走,生活不能自理,伤口愈合不容易,彻底治好希望不大,同时意识到往后的治疗,将是一个漫长的岁月,而且在机关宿舍内居住,就医也不方便,由于种种因素考虑,黄子光宗亲决定送老人家回老家太平镇,作好长期治疗的打算。时年黄子光宗亲已退休,更为适合在家全方位悉心护理母亲。因此,决定留下他的妻子在县城照顾孙子上学。从此,黄子光宗亲在太平老家专职悉心护理母亲,丢下了很多想做而未完成的工作。回到太平老家后,黄子光宗亲只好采取“既来之则安之”的心态,想尽一切办法,让母亲减少痛苦,过好每一天。他想乌鸦尚且反哺,何况作为人子。我的一切都是母亲给的,我只有尽心侍奉母亲,才对得起生我养我的母亲。

他母亲在治疗伤疾的过程中,由于年岁高,身体机能衰退,起居饮食从半自理到完全不能自理;日常行走从站立起来可以搀扶着走,到完全瘫痪卧床不起,侍奉的难度也随着时间的推移,显得越来越困难。尽管如此,他还是一如既往,悉心照料。他想,侍奉母亲的起居饮食,是他作为人子的责任,也是他报答慈母的机会。

一些特殊的料理,他十年如一日不断地坚持下去。如日常饮食,他母亲没有牙齿,肉食要啄碎,果菜要切细,品种要挑选,合理搭配营养。每餐饭菜他都亲自动手,烹调好后,捧到老人家跟前喂食。在她饮食不能自理时,一匙一羹送到她的口中。

身体卫生清洁:他母亲讲究卫生,夏天要求多冲凉,冬天要多洗下身,以保持清洁。养病的住处在二楼,住房距离洗澡房有45米,他用一个特制的小竹椅,抱老人家坐下定位后拉进洗澡房,再抱她放下倒满热水的大浴盆,让她自已冲洗,洗完便抱到坐椅上,帮她把衣服穿好后,拉回病床上。她每次洗澡后十分开心,她说:“洗澡不仅是清洁,而且能使血液循环流畅”。在不能自理的情况下,只好让她在床前洗澡,把盛满热水的大盆置于病母前,抱下早已准备的坐架上,帮她揩抺身体,至于下部(大小便处)早期她可以用双手从架下伸进去自已洗,后期,子光宗亲亲自帮她洗理。

处置好排泄物:他母亲早患膀胱结石,而且体积较大,发现时年事已高,不宜手术,因此他母亲日常的小便,多达数十次,每次仅一点点(约几毫升),有时甚至失禁。为了使病床不脏不臭,他只好找破旧的夹被、棉胎剪成一块块,作为垫尿布使用,每天平均更换数十多块,洗干净后拿到天棚凉晒备用。为了解决因尿片多,而无地方凉晒,他制作了一个长2.5米、高1.5米 “A”字形的支架,两边各放置几根竹竿,作凉晒用。如遇冬天或下雨无法凉晒,只好用火盆进行烤干,火盆上的竹罩,是从供销社日什店处要回来的,原来是盛置缸瓦运输来时用的大眼竹箩(废弃品)。

此外,为了解决大便问题,在老人家床前,特制一个木架,与床面平行,中间留孔放痰孟,高度与病床一致的大便用架,在她半自理时,可以在床上移动屁股,磨蹭过去拉大便。如遇到便秘,将早有准备的“开塞露”挤进她肛门内帮助排泻。如粪便特别坚硬,药物无法解决,十分困难的情况下,只好用手指小心地为她挖排。

 

精神关爱   温暖慈母心坎

子光宗亲认识到老年人的寂寞是一种精神上的折磨。为使老母亲安度晚年,每天陪伴着母亲谈天说地,讲新人新事,使她容易过日子。

他母亲在养父家中,小时候学了点文化,出嫁随夫去香港后,又读了成人夜校,平时,口中经常会念念有词,都是《三字经》、《千字文》、《千家诗》或成人读物之类的内容。为了解决她的精神文化生活需要,消度疗养的寂寞日子,子光宗亲把一本香港出版的通书《藏经阁》拆散,把上述熟悉的文章装订成单行本,供她阅读。有时还会借些小人书给她看。

母亲的病室门口对着街道,每逢圩日子光宗亲用一张较高靠背竹椅让她坐上,稍加缚扎固定身体后(免跌倒),从她病床上拉到前房窗口看热闹——“睇乡亲趁圩”,稍后把她拉回到床上休息,这一行动使她非常开心。更令她开心的还有,就是请架三轮车与她一道漫游太平街,花上几元钱让她坐在车上入街,观赏与她相伴多年种种变化事物,特别是游到德胜街旧宅处,遇上了老街访,彼此问寒问暖,几乎忘却了自已是个伤残者置身在三轮车内的处境,欢乐之心,难于言表。

 

虔诚孝子  慎终追远

黄子光宗亲的母亲被病魔折磨了十年,黄子光宗亲也尽孝了十年。在黄子光宗亲精心的照料下,母亲享年94岁。他母亲逝世时,按照当地习俗,要为逝者沐浴、更换寿衣。有亲友提议,这些工作可以请别人做。但子光宗亲想,母亲在世时,我侍奉尽孝,现在母亲逝世了我亲自为她沐浴、更换寿衣,这是尽最后一份孝心。因此他坚持亲自替她洗脸和揩抹身体,然后把买来的寿衣替她更换上,穿好了新鞋后,他和堂弟灼才一起,把她的遗体送到楼下的灵堂内,等待道师(即“南么佬“)做法事,装棺收敛待安葬。当他把母亲遗体安放好后,便不由自主地跪下来痛哭,并说:“‘大大’(幼时对母的爱称)您去吧!请您放心,子孙代代是会有出息的,请恕孩子的不孝!”正是:相依为命情难已,一朝永别泪滂沱。

三千六百个日日夜夜,黄子光宗亲日复一日,月复一月,年复一年,十年如一日,精心侍奉母亲的起居饮食,从不懈怠。他为了护理母亲,常常食不甘味,寝不成眠。正是:久病床前有孝子,十载侍母见孝心。如今又十年过去了,黄子光宗亲当年侍母尽孝的事迹,在当地乡亲中仍然有口皆碑,大家都说:黄子光宗亲是个大孝子。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最新评论

相关分类

Copyright ©2015 藤县黄氏   备案号:桂ICP备15006542   网站制作QQ在线咨询:您好,欢迎前来咨询,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到您的?  技术支持: 藤县春哥(黄春胜)

地址:广西藤县藤州镇丽新(南梧二级公路旁)     电话:0774-7181281 

返回顶部